来自 生活 2019-08-07 04:58 的文章

从生活垃圾看城市竞争力原来这些城市人口被低

  每十年才有一次。因此,有城市统计人口可能存在高估,自然也有城市存在低估。

  小学生人数是参考指标之一,不过这个数据有局限性。户籍门槛高低、积分入户入学的难易程度、年轻人口人数占比以及人口出生率,都会对其形成明显影响。

  这其中固然存在广州人口被低估的因素,但更关键的原因在于,上海外地人入户门槛和入学门槛都远远高过广州。

  城市生活垃圾,与消费水平有关,也与饮食结构有关,但与人口规模关联最为密切,且成正比关系。如果城市发展水平相近、人口规模相近,而生活垃圾产生量出现较大差异,那意味着实际人口可能存在高估或低估。

  环境部门每年都会发布一份《环境防治年报》,其中列出了生活垃圾产生量的省份排行与城市排行。

  这其中,生活垃圾产生量最高的三个省份分别是广东、浙江和江苏。而传统人口大省山东、四川、河南则分别位居第4位、第5位和21位。

  省级数据之所以如此悬殊,与城镇化水平和消费水平有关,也与统计口径有关。因为这一榜单只统计了大中城市的垃圾产生量,许多小城镇和农村垃圾就地处理,并未列入其中。

  这10个城市分别是: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成都、西安、杭州、武汉、东莞和佛山。

  这十个城市的生活总产量占全国大中城市的三成左右。这十个城市,有四个分布于珠三角,两个分布于长三角,京津冀只有北京一个城市入围,中西部的成都、西安、武汉三个省会入围。

  2017年,广州、深圳的人均垃圾产生量分别达到508公斤、482公斤,远远超过北京的415公斤和上海的372公斤。

  四大一线城市的发展水平基本相当,人均年垃圾产生量却相差100多公斤,这显然是不正常的,也不是消费结构或饮食结构差异所能解释的。而这几个城市垃圾分类减量工作并不存在多大差异。

  2018年,广深两地的官方统计常住人口分别是1490万和1302万,而据不同口径的数据显示,这两地的实际人口可能早就超过了2000万人。

  其二,佛山东莞为什么都进了前十,而传统的经济大市或人口大市,如苏州、长沙、郑州、南京、青岛都排在了十名开外?

  要知道,佛山的常住人口还没超过800万,东莞不到850万人,生活垃圾产生量却如此之高。

  这背后有两个因素,一是佛山东莞的城镇化率都超过90%,而长沙、郑州还不到80%。城镇化率越高,城镇人口越多,生活垃圾产生量就越高。

  二是的佛山、东莞作为制造业城市,外来流动人口众多。而常住人口只统计居住超过半年的人口,而大量流动人口可能并未被反映在统计数据中。这两个城市的实际人口规模,可能也存在低估。

  其三,为什么西安进了前十,而苏州、郑州、哈尔滨、石家庄等千万人口城市却未进入榜单?

  西安近几年人口增长相当迅猛,常住人口从2013年的858.81万增加到2018年的1000.37万。与此同时,在代管西咸新区、新区大力建设之下,西安城市建成区面积大幅扩张,从2013年的505平方公里增加到2018年的700.27平方公里。

  据研究表明,生活垃圾产生量主要受到GDP、城市建成区、城镇化率等指标的影响,这三大指标每增加1%,生活垃圾产量平均增加0.11%、0.68%、2.15%。

  2014年,西安生活垃圾产生量尚未进入全国前十序列。这一次西安能够跻身前十,与城市扩张不无关系。

  先说重庆,重庆总人口规模虽然超过3000万人,但这是全域人口,包含大量非主城区和农业地带,一市堪当一省的规模。如果单看主城区,重庆常住人口规模不足千万,城镇化率低于一线城市。

  最新数据显示,2019年4月份,重庆主城区生活垃圾产生量为23.56万吨,由此折算年产生量约为282万吨。

  再看天津,2018年天津常住人口达到1559.6万人,远超广州、深圳、武汉等城市,但天津的生活垃圾量却未进入前十,且低于总人口规模不足千万的杭州。

  这是什么原因?背后可能存在统计口径问题,根据公开报道,2015年天津日产生活垃圾7800吨,合计年产产生量284万吨,远远低于正常水平。而根据2017年一份官方文件显示,当时天津生活垃圾日产生量为1.33万吨,合计年产生量485万吨。

  到底哪个数据更为真实,有待进一步验证。即使按后一个数据,这一规模与统计上的常住人口规模也存在一定的不匹配。

  由此可见,垃圾产生量背后隐藏着城市发展的真实密码,可以帮助我们判断城市的真实家底。

  当然,任何单一数据都无法衡量城市的真实竞争力,我们需要发掘更多真实且有效的数据,这样才不至于被一些表面数据所迷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