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生活 2019-09-18 00:09 的文章

解释一下北岛的一字诗《生活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生活本身就是一张网,有亲情之网,也有仇恨之网;有互助之网,也由破坏之网;有善良之网,也有罪恶之网;有幸福之网,也有痛苦之网,就这样密密麻麻,相互交织,构成了一种复杂多样的图景。

 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网上的一个结,也不管你高兴不高兴,愿意不愿意,你都和其他人有着千丝万缕的、无法割舍的紧密联系,谁也不可能摆脱甚或超脱这种生存状态。我们因为这种联系而存在,而具有了生活的欢快、进击的锐气、拼搏的勇气等等。

  我们牵着亲人、朋友、师长、同事和所有熟悉的、不熟悉的人的手,别人同样也牵着我们的手。就这样,我们手拉着手,一起风雨兼程向前走,织就了一张更亲密、更和谐、更有凝聚力的网。

  北岛的智慧是一种平静的智慧,没有矫情和激动,没有喧哗和质疑,只有宁静的心灵和朴素的语言交相辉映,丝丝缕缕触及到了有关时间与生命的永恒真理。所以,他高度概括“生活”,用一个“网”字揭示了芸芸众生的生命状态,带有寓言般的深沉和精确。

  《生活》不是单篇创作的,它是一组诗中的一首。在《北岛诗选》里我们可以看到其上还有诸多篇章,如《艺术》、《命运》、《祖囯》、《和平》、《爱情》、《自由》等,总题为《太阳城札记》。显然,这首诗不是作者灵感突发,无端而做。

  相反,它是北岛在思考一系列人间情事,探索关于人类,关于生活和艺术的某些问题时所得的一些结论。从诗作的题目看,如自由、爱情,这些都是一些司空见惯的命题,然而又是一些人类摆脱不了的永恒命题。

  作者在这里是一个思考者、一个人文者的姿态和身份来关注人和人所处的现实境遇本身。我们姑且可以说,这时的北岛是一个充满关切之情的哲学家、思想者,他注视着满目疮痍的大地和陷于哀乐苦难的芸芸众生,发出哀悯的叹息并探寻着它的原因。

  从这个角度出发,我们可以总结出北岛之诗以及诗人本身所体现出的诗性的现实光辉。作者的艺术情感和思考伸延不断,触到人生现实的诸多方面,最后也不可穷尽对它的探求,情和思奔涌无归,只能归结于《生活》

  而这时他已无能对生活、对这一切关于人的思考的对象进行阐释,它只能以“网”这个词来描述它,来表述心中无限的感慨。诗人之真,也正在此。他们深情、真挚,纵然思考没有结果,却始终一往情深,孜孜探寻。

  在诗作中,作者以“生活网”来结束全篇,真可谓匠心独运,水到渠成,自然而然。其曲终之味,不仅在于想象,更在于作者情感浓度的结聚。

  北岛之诗《生活》,其内容仅一个字:“网”。很多人对此大加称赏,认为它一字传神,警醒有力,诗味无穷,道出了现代人之共同感受,是真正现代诗歌艺术的精华。因此后来就有许多人追仿其简捷传神,两字一句,三字一节,甚至一字一节,纷错排列,留下大片空白在稿纸上,自认为还有点传统写意画的味道,却把读者推入五里云烟。

  《生活》不是单篇创作的,它是一组诗中的一首。在《北岛诗选》里我们可以看到其上还有诸多篇章,如《艺术》、《命运》、《祖国》、《和平》、《爱情》、《自由》等,总题为《太阳城札记》。显然,这首诗不是作者灵感突发,无端而做。

  相反,它是北岛在思考一系列人间情事,探索关于人类,关于生活和艺术的某些问题时所得的一些结论。从诗作的题目看,如自由、爱情,这些都是一些司空见惯的命题,然而又是一些人类摆脱不了的永恒命题。

  作者在这里是以一个思考者、一个人文者的姿态和身份来关注人和人所处的现实境遇本身。我们姑且可以说,这时的北岛是一个充满关切之情的哲学家、思想者,他注视着满目疮痍的大地和陷于哀乐苦难的芸芸众生,发出哀悯的叹息并探寻着它的原因。从这个角度出发,我们可以总结出北岛之诗以及诗人本身所体现出的诗性的现实光辉。

  要理解《生活》,就要理会前面六篇所言,“网”不是真的一字概括,不是突兀成篇,不然所有的一字都可以成诗了,它其实包含了前面六篇的思考。

  再言读者接受的情况。多数人都只是惊于它一字的新奇,或者只把自己所理解的纷杂“生活”之意赋诸其上,因此便认为找到了知音,所以拍案叫好。但他们可能并未真正理解作者的一往情深和此诗的内涵,也没有进入诗人所构的那一重诗境。

  他们往往忽略《生活》此诗在整组诗中的意义和作用,而把它作为一个独体剥离开来,这就未免造成许多毫无凭据的猜测和臆想。这些臆想减弱了诗本身的情感力度和思想深度,使得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,也没有多少意义了。

  虽然诗歌语言本来就有陌生化的要求,以延长读者感受的过程,但作为读者,却不应该只耽于诗语形式的新奇。《生活》的一字形式只是一种表达诗心的方式和手段,它具有诗语的形式美和艺术特质,但却不能代表诗的全部。只有在理解它的时候,可以不被其艺术形式冲击和遮蔽,乱作想象,而是充分尊重诗的本意,感受诗的情致,进入诗的世界,那我们才可以读出诗的内容来。

  基于上述想法,现就来对它试作理解。这首诗确实太简单了:“生活――网”。题目是“生活”二字,下面一行就一个字“网”。看起来是单薄了一点,但较“无字诗”,也算是有体有实了。“生活”这个词的涵义非常广泛,就像前面所说,作为一个标题,它总括了前面《爱情》、《命运》等六章的内容,本身具有一种余音和收尾的艺术效果,发人深省。

  “网”作为诗的内容,首先给人以冲击的是它的形象。那种空间上的广延性,包罗万象的特点,网内部的纷错繁密的特点,无一不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和想象冲击。它的意义也真是如网一般,纷繁错杂,无端无绪,令人总也琢磨不透。

  这就像生活一样:生活无处不在。人都有其各自的生活,人人无不堕入生活之中,在其中沉浮一世,直至生命终结。有人得志了,高官厚禄,有人则沉沦一生,默默无闻,最终都不免一死,一生事业尽付东流。所以人活一世,就如身堕尘网,受尽生活的拘系作弄,不免令人感慨。

  上面把“网”的形象和意义联系“生活”的意义作了一些阐发,下面还有几点,也是不容忽视的。首先,“生活”必须是标题而不能充当内容,“网”也不能置换成诗题而必须是诗的内容。诗有三味,形象性是不可少的。标题是启发读者,以切入主题的,内容才是诗境之所在,它必须是艺术体的承载。诗题与内容虽不可置换,但都不可被忽视,更不可分割,他们必须是一体的。

  如果孤立地看其内容而不顾标题,就会不知所云,若只看标题而不顾内容就会陷入旧题,无有翻新之意。总之,两者一体,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。就《生活》这首诗而言,其在整组诗中的地位以及它与前面诸篇的联系也不可变换。只有联系上下把它置于北岛诗作的整体中,方能独得其味。

  生活,确实就像一张网。而读北岛诗《生活》,也如行走于一个阔大的诗之网中,容易迷失方向。但里面自有无穷景致,细细品味,会感悟到一些人生哲理。

  北岛(1949年8月2日—),原名赵振开,“北岛”是诗人芒克给他取的笔名,也是他影响最为广泛的笔名。浙江湖州人,出生于北京。中国当代诗人、作家,为朦胧诗代表人物之一,是民间诗歌刊物《今天》的创办者。

  北岛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,定居香港。著有诗集《陌生的海滩》《北岛诗选》《在天涯》《午夜歌手》,散文集《蓝房子》《午夜之门》《时间的玫瑰》《青灯》和小说《波动》,代表诗作有《回答》《一切》等,作品被译成20余种文字。

  北岛曾先后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、瑞典笔会文学奖、美国西部笔会中心自由写作奖、洛哥阿格那国际诗歌节诗歌奖、古根海姆奖、马其顿斯特鲁加国际诗歌节最高荣誉金花环奖等,并被选为美国艺术文学院终身荣誉院士。

  展开全部北岛的诗能打动人当然不仅仅是靠它的含蓄冰冷的色调,而更多的是因为他的诗中闪现出的智性的光辉。他形象地描绘“艺术”:“亿万个辉煌的太阳/呈现在打碎的镜子上”;他不断思索着心灵与世界与自身的矛盾,“对于世界/我永远是个陌生人/……/对于自己/我永远是个陌生人”(《无题》);他明白机会难逢时间易逝,“挂在鹿角上的钟停了/生活是一次机会/仅仅一次/谁校对时间/谁就会突然老去”(《无题》)。北岛的智慧是一种平静的智慧,没有矫情和激动,没有喧哗和质疑,只有宁静的心灵和朴素的语言交相辉映,丝丝缕缕触及到了有关时间与生命的永恒真理。所以,他高度概括“生活”,用一个“网”字揭示了芸芸众生的生命状态,带有寓言般的深沉和精确。

  的确,生活本身就是一张网,有亲情之网,也有仇恨之网;有互助之网,也由破坏之网;有善良之网,也有罪恶之网;有幸福之网,也有痛苦之网,就这样密密麻麻,相互交织,构成了一种复杂多样的图景。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网上的一个结,也不管你高兴不高兴,愿意不愿意,你都和其他人有着千丝万缕的、无法割舍的紧密联系,谁也不可能摆脱甚或超脱这种生存状态。我们因为这种联系而存在,而具有了生活的欢快、进击的锐气、拼搏的勇气等等。我们牵着亲人、朋友、师长、同事和所有熟悉的、不熟悉的人的手,别人同样也牵着我们的手。就这样,我们手拉着手,一起风雨兼程向前走,织就了一张更亲密、更和谐、更有凝聚力的网。

  当然,人们也不免烦恼,或者误入难以走出的情感“迷宫”,陷入斩不断、理还乱的痛苦,甚至发生相互戕害的悲剧。这些,也可能更容易让我们脆弱的心灵,因为无法跳出这张网而伤感不已。但,或许,这才是真实的生活,是生活的本来面目。那么,就请静下心来,以一种虔诚的心态倾听欢快的生活主旋律,把那不可避免的几声尖叫和那所有的不愉快抛诸脑后。须知,平和也是一种和谐。

  北岛的诗能打动人当然不仅仅是靠它的含蓄冰冷的色调,而更多的是因为他的诗中闪现出的智性的光辉。他形象地描绘“艺术”:“亿万个辉煌的太阳/呈现在打碎的镜子上”;他不断思索着心灵与世界与自身的矛盾,“对于世界/我永远是个陌生人/……/对于自己/我永远是个陌生人”(《无题》);他明白机会难逢时间易逝,“挂在鹿角上的钟停了/生活是一次机会/仅仅一次/谁校对时间/谁就会突然老去”(《无题》)。

  北岛的智慧是一种平静的智慧,没有矫情和激动,没有喧哗和质疑,只有宁静的心灵和朴素的语言交相辉映,丝丝缕缕触及到了有关时间与生命的永恒真理。所以,他高度概括“生活”,用一个“网”字揭示了芸芸众生的生命状态,带有寓言般的深沉和精确。

  的确,生活本身就是一张网,有亲情之网,也有仇恨之网;有互助之网,也由破坏之网;有善良之网,也有罪恶之网;有幸福之网,也有痛苦之网,就这样密密麻麻,相互交织,构成了一种复杂多样的图景。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网上的一个结,也不管你高兴不高兴,愿意不愿意,你都和其他人有着千丝万缕的、无法割舍的紧密联系,谁也不可能摆脱甚或超脱这种生存状态。

  我们因为这种联系而存在,而具有了生活的欢快、进击的锐气、拼搏的勇气等等。我们牵着亲人、朋友、师长、同事和所有熟悉的、不熟悉的人的手,别人同样也牵着我们的手。就这样,我们手拉着手,一起风雨兼程向前走,织就了一张更亲密、更和谐、更有凝聚力的网。

  当然,人们也不免烦恼,或者误入难以走出的情感“迷宫”,陷入斩不断、理还乱的痛苦,甚至发生相互戕害的悲剧。这些,也可能更容易让我们脆弱的心灵,因为无法跳出这张网而伤感不已。但,或许,这才是真实的生活,是生活的本来面目。那么,就请静下心来,以一种虔诚的心态倾听欢快的生活主旋律,把那不可避免的几声尖叫和那所有的不愉快抛诸脑后。须知,平和也是一种和谐。

  北岛(1949年8月2日-),原名赵振开,北岛是诗人芒克给他取的笔名,也是他影响最为广泛的笔名。 出生于北京,祖籍浙江湖州。中国当代诗人,为朦胧诗代表人物之一,是民间诗歌刊物《今天》的创办者。

  北岛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,著有诗集《北岛诗歌集》、《太阳城札记》、《北岛顾城诗选》、《陌生的海滩》,散文集《失败之书》和小说《波动》等,代表诗作有《回答》《一切》,作品被译成20余种文字。

  北岛曾先后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、瑞典笔会文学奖、美国西部笔会中心自由写作奖、古根海姆奖等,并被选为美国艺术文学院终身荣誉院士。

  北岛是文革后期兴起的朦胧诗派的重要代表,他最著名的诗歌如《回答》、《一切》、《宣告》、《结局或开始》等,曾经震撼了无数国人,表达了在文革中成长的一代人信仰失落后的批判与否定、怀疑与茫然。北岛的诗歌冷峻、思辨,有很强的批判性和思想能量,总是在悖论与断裂中探寻乃至拷问着人类、时代乃至自我的真理与价值。北岛曾说过:诗人应该通过作品建立自己的世界,这是一个真诚独特的世界,正直的世界,正义和人性的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