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文化 2019-05-16 13:14 的文章

亚洲文明知多少:一睹这些文化大师的至理名言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15日电(记者 宋宇晟)在亚洲历史上,无数先贤大师为亚洲文明增光添彩。

  这位划时代的文艺作家有着诸多让人仰望的理由。他在小说、散文、杂文、木刻、现代诗、旧体诗、名著翻译、古籍校勘和现代学术等多个领域都有着巨大贡献。

  这位有着如此多成就的文化巨人,曾这样谈到自己对时间的看法:“节省时间,也就是使一个人的有限的生命,更加有效,而也即等于延长了人的生命。”

  他曾这样写道:“繁星闪耀要比独星发光美得多。不过,对我来说,第一次看见的一颗星最美。或许文学或人生的道路上,也有这样的情形吧。”

  “我以为我的精力已竭,旅程已终——前路已绝,储粮已尽,退隐在静默鸿濛中的时间已经到来。但是我发现你的意志在我身上不知有终点。旧的言语刚在舌尖上死去,新的音乐又从心上进来;旧辙方迷,新的田野又在面前奇妙地展开。”

  “爱给予的只是它自己,取走的也只从它自己。爱不占有,也不能被占有。爱就在爱中满足。”

  吉尔吉斯斯坦作家艾特玛托夫认为,尽管人类的生活之河总是向着未来奔流,但他们的一切经验——最原始的食粮、赖以生存的山脉是奉献给后代的遗产。

  “我们需要谈论现在与未来,也应该深入谈论过去,但有个严格条件:我们始终提醒自己我们不属于过去,而是属于未来。”

  在这位拿下多项文学奖作家的眼中,当我们站在过去的基础之上时,便应放眼未来。

  “‘我已经不能重生,但是我们却可以重生。’我们可以向年轻人,向全世界的儿童这么说。有根据吗?有!那就需要‘作为意志行为的乐观主义’。”

  相较于川端康成有些许悲凉的文学底色,另一位日本诺奖得主大江健三郎,具有一种坚定的乐观。

  在他看来,每一代人都能通过“作为意志行为的乐观主义”完成“重生”,而获得更好的未来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