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艺术 2019-06-20 01:10 的文章

他用一条线影响了艺术圈与时尚界

  二战以后,由抽象观念衍生的各种形式,抽象派绘画成为20世纪最流行、最具特色的艺术风格,而抽象绘画又大致可分为,几何抽象与抒情抽象两大流派。

  其中,几何抽象流派,又以蒙德里安为代表。有人喜欢蒙德里安作品中,冷峻的几何美学,但又有人说,他的画在别人眼中,总是挺有距离感的,甚至有些缺乏人情味。

  但今天我们要说的主人公,不是蒙德里安,而是抽象绘画流派另一位重要的艺术家巴尼特·纽曼(Barnett Newman)。

  当你第一眼看到巴尼特·纽曼的作品时,心中肯定是这样想的:“这不就是一条线吗?我也能画!”

  但就是这样的“一条线”,使得他的作品《安娜的光》,于2013年被一位不知名的神秘买家,以约1.057亿美元的价格私下成交,目前该画排在世界最贵绘画的第17位。

  2013年5月14日,纽曼的油画《Onement VI》,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,以0.438亿美元的价格,被一名神秘买家收购。

  2014年5月13日,又有一位不知名的神秘买家,以0.842亿美元的价格,在纽约佳士得拍卖公司,拍得纽曼的油画《黑火1号》。

  就是这样,原来默默无闻的纽曼,突然有3幅作品闯入,世界最贵100幅画的行列,引起世人轰动,由此纽曼一举成为,国际绘画市场的新宠儿。

  比如他的《Onement III》,你可能认为纽曼只需要花几分钟,就能画出这一条线了。但私房姐相信,一切绝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1905年1月29日,纽曼出生于美国纽约曼哈顿,父母是来自波兰的犹太移民。高中时的纽曼,便展现出对艺术的浓厚兴趣,经常逃课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,看各类美术展览,并加入“艺术学生联盟”,学习、研究绘画。

  后来纽曼在纽约城市学院攻读哲学专业,并辅修绘画课程,该校一共出过11位诺贝尔奖得主,而纽曼则由于经常逃课,大多数课程都是勉强及格,所以他在校时,绝对谈不上是一名好学生。

  大学期间,纽曼就已经开始创作一些抽象作品,只不过当时的作品还不够成熟,当时他的偶像是马克·罗斯科。

  1927年,稀里糊涂毕业后的纽曼,曾到父亲开的服装厂上班。没想到的是,1929年纽约股市大崩盘,他父亲的服装厂也因此陷入困境。在此之后,纽曼转行,从事过美术代课教师、剧团经理、建筑绘图员、作家和评论家等多种工作,甚至热心文化事业的他,还在1933年给自己,提名参加过一次纽约市长的竞选。

  困境潦倒的纽曼,没有卖出过几幅作品,做过的工作也都收入微薄,还常常失业在家。谁能想到,这位未来对很多艺术家,都有着深远影响的抽象艺术大师,考了三次艺术教师资格证,都以失败告终,还在第三次考试时,水彩画测试只得了33分。

  画室里堆了一幅又一幅的作品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后来又因为不满意,几乎全被纽曼毁了。日子最艰难的时候,他甚至得靠妻子微薄的工资度日。但这所有的一切,并没有阻止纽曼在未来,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。

  最初,纽曼的作品,在当时的艺术大潮中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非主流”,极简的外形、未标示的主题、去物质化的表现形式……说白了,当时艺术界,对他的作品压根就不认可。

  不过,成功的道路,总是离不开环境的造就。二战后的美国,抽象画派的“异军突起”,让世界艺术的中心,由巴黎转到了纽约。

  抽象画派的代表人物美国画家杰克逊·波洛克、马克·罗斯科和德·库宁等人,这些人的作品已成为当今国际艺术市场拍卖的中坚力量,当然其中也包括纽曼。

  当然,打铁还需自身硬,就是这么简单的几笔,纽曼或许就得花上半年、甚至一年的时间去画,他也并没有用尺子作画,也没有套用任何格式,来测度出这些图案,而凭借的只是他几十年来,艺术实践所积累下来的判断力。

  你可以根据画作表面漂亮的肌理,上面的笔触清晰可见,看出它们是手工绘制的,色彩也从来不是现成颜料直接挤出来了事,而是各种颜料混合后细腻层叠出来的效果。

  纽曼用垂直的细线,来分隔大块的色彩,他称这种细小的线条,叫“Zip(拉链)”,这种称呼虽然有点无趣,但确实非常形象生动。

  尽管抽象绘画流派自诞生以来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,但关于这个复杂的流派一直缺乏某种有说服力的理论阐释。

  不仅对于公众来说,抽象表现主义的欣赏和接受是困难的,即使对于艺术史和评论界,抽象主义的价值和意义所在也是含糊不清。

  但纽曼始终相信精神艺术的抽象内涵,并认为艺术之美在于充满着神秘感与不可知的东西。

  “艺术家以他的欲望、他的意志来建立有序的真理,那便是他对生命与死亡的神秘性态度的表达。可以说,艺术家像一个真正的创造者那样探究宇宙。”

  1962年,伊夫·克莱因受纽曼创作于1953年的《Onement VI》的启发,干脆把其中的竖线去掉,创作了一系列单色绘画作品引起国际绘画界的轰动,其画中所用的蓝色甚至被国际上命名为“国际克莱因蓝”。

  不仅如此,艺术和时尚从某种程度上,是一对渊源已久的双生子,GIADA创意总监Gabriele Colangelo,就在GIADA 2017春夏系列中,大量运用了纽曼艺术作品中的元素。

  一天,Gabriele Colangelo来到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,当他目睹纽曼画中那种简约大气,但又充满色彩的冲击力和野性的笔锋的结合,便想起了现代成功女性的特质——姿态优雅却又带着干练的风度。

  于是他将纽曼的艺术作品,结合到自己的设计当中。神秘而独立的光带,将画面一分为二,一如男性与女性,或者是古老与现代的艺术碰撞。

  纽曼在世时一直不被看好,直到1985年,一位不知名的美国收藏家在苏富比拍卖行购得纽曼的《尤利西斯》之后,纽曼的绘画才逐渐受到世人的重视和认可。

  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、纽约大都会博物馆、华盛顿美国国家艺术博物馆、加拿大国家美术馆、伦敦泰特美术馆、柏林国家博物馆、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等等。

  尽管纽曼对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,没有高屋建瓴的感知,但他却仍然没有放弃艺术创作,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几年。

  1970年7月4日,纽曼因心脏病复发去世,享年65岁。去世时在他工作室的墙上,还留着未完成的巨幅遗作《是谁在害怕红黄蓝IV》。

  虽然纽曼在世时,其画作不被理解,饱受孤独之苦,但是他又是幸运因为,上帝给了他一个一生坚定不移支持他的伟大妻子。

  纽曼去世9年后,他的遗孀通过节衣缩食设立了巴尼特·纽曼基金,以资助艺术创作的方式把纽曼的艺术思想传递下去。